同安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801|回复: 0

刺秦_0

[复制链接]

90

主题

90

帖子

427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27
发表于 2015-11-8 11:3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刺秦
舞阳  我十三岁开始杀人。那炽热而浓艳的血盛开的时候,我那空旷的心仿佛也被灌满了那温热腥甜的芳香,让我有一霎那的幻觉,我的身体还是热的,抬头便是母亲柔软的眼波。我爱上了这种感觉。  我杀的第一个人是一个道士。他说我是暴戾之人,会给他人带来不详,会给世间带来灾祸,我这样的人,不该存活于世。可笑,在这个乱世只有人拼命活着,什么叫应该活着。谁配下这个定义?  我杀了他,用那把浸透我汗水的钝斧,破开他的肉体。他没有躲,眼中甚至一直带着绝望和惋惜。  他的血很红,喷出胸膛的时候,像一朵妖艳的红莲,那么快的绽放,那么快的凋萎。  我开始不断地杀人。他们都说我是魔鬼,没有人敢站在离我五米以内的地方。我并不在乎,我不需要有人陪在我身旁。  我迷恋那一刻的场景,那温热的液体,那绝美的花朵。让我冰冷的手指触到温暖。  这样的日子,直到那一天结束。  太子派人找到我,带我去见那个落拓的男子,让我助他刺秦。  秦王,我为何要杀他。燕国的生死于我何关?我只是想要找寻世间最浓最美的血。其他的事,从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。    ‘“你为什么喜欢杀人?"  那个叫荆轲的男人这么问我。他穿着灰旧的袍子,蓄着杂乱的胡子。在我眼中,更像是一个乞丐。  “不是喜欢,是爱。”  我听见我自己的声音,在拥挤而堂皇的屋子里,显得那么清冷而空荡。  我看到那个邋遢落魄的男人,他坐在堂皇而拥挤的屋子里,却满面悲伤。    荆轲  那天,我见到秦舞阳。他眼中满是杀戮和轻视。那份轻视,不止对这个世界,还有他自己。可是,他还是个孩子,在他这么大的时候,我还在做梦。梦着伯乐,梦着封侯,梦着美眷,梦着太平盛世。  这个动荡纷乱的世照着着华丽的宫殿,骏马,美酒,美人,珠宝,尊贵。。。。。太子丹的确给了我别人梦寐以求的东西。活在世人仰望的世界里,高抬着下巴,不用再仰人鼻息。这样的日子,不正是我想要的么?  我又听见高渐离的筑声。轻时如花的飘落,重时如骤雨打叶。那忧伤的曲子再夕阳里飞起有没进无尽的黑暗之中,再无处寻觅,再击不起一点波浪。  “舞阳,你不应该死,你还有生的渴望。”  而我,是不是已经不想活。乱世之中,只有死才能拯救。    舞阳  易水。  满座衣冠似雪。  我决定帮他,他是第一个人,认为我不该死。  启程的时候,头晕,后背痛,心慌传来急促的击筑声,一声盖过一声,像暴雨和雷霆。  宫商角徵羽,变徵之声,为杀音。  所有的士兵都回头,脸色动容。  他的脸朝着前方,看不头疼有时还想呕吐出心情。  风将前方的旗帜吹起,径自舞动着,怀着一抹多情。漫天的尘土扬起,那铿锵的击筑声让心都产生钝痛。  我就坐在他身边,他手中一直握着匕首,那是周夫人造的,淬了无解的剧毒。握在手中,像毒蛇的颈项。冰冷。缠绵。  “你会死吗?”  我抬头看着他光洁的下巴,他的唇紧紧抿着。他这时候实在太干净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青色的长衫上面没有一丝灰尘污垢。  他落拓的男子,身上穿的,依旧是那破旧的长衫。  他忽然笑了,定定地看着我,“我们都会死,秦舞阳,你怕了吗?”  怕?可笑至极。  我看着西方,夕阳沉沉地下去了。  又有什么东西,这天地间,会始终辉煌?它最辉煌的的时刻,最耀眼的时刻,何不是正在奔向那终将到来的终点。    荆轲  终于到了咸阳。  比起陕汽重卡价格 考试总结,我不想看到它枯败的样子!我不想这样。”舞阳用手摘下它,放在阳光下打量,“看!它再也不会凋谢。”  那浅紫孱弱的花朵在他的手心微微打颤。  我又想起嬴政。当我的匕首贯穿他的胸膛,他浓烈的血液在半空中盛开。我也会被利剑刺穿,但我不后悔,我们死在开花的时刻,不用去承受衰老的苦痛。  我们永远年轻,不会有人看到我们衰老的样子。    舞阳  秦国的夜晚,月亮特别的圆。  静谧的大厅里,我看到他在饮酒,却用了两只杯子。我选择走过去,打断他的沉思。  “过了今晚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  “对!”他端过酒杯,递给我。我接过喝了一口,酸酸涩涩的,不是他常喝的美酒。  我坐下,月光柔柔地照着,他看上去像苍老了几分。  “你在想谁么?”  “恩。”他若有所思地回答,“这是最后一次了,没有以后。你有思念的人么?”  一股窒息的急迫感向我袭来,我努力想说什么,却发不出声音。这是我生命中最后一个夜晚,也是他的。我该去想念谁?  “我舞剑给你看。”他说着起身,“我以前剑术不好,像一个笑话。现在,我想舞给你看。”  剑出鞘的时候,在月下泛着寒光。他青色的衣袍,瞬间染上一层杀意。  他在庭外舞着剑。招式越来越急,越来越快,那翩飞的身影如一只白鹤,荡进越来越深的夜里,被夜吞没。  我的心突然一阵阵地痛起来。  这是我,第一次心痛。    荆轲  嬴政的目光紧盯着我的手指。  我已经摸到了那硬硬
[url=http://honghua.bbs.dqccc.com/ForumDetail-1780917.html]怎样分辨糖尿病人的食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同安生活网  

GMT+8, 2018-4-24 16:12 , Processed in 0.218750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